微 信 掃 一 掃
坪上印象
發布時間: 2019-05-29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楊佳榮

  一直向往著:谷雨時節,到玉湖的坪上走走。


  日前,終于如愿。午后,隨同三二好友,乘興驅車前往坪上,沿途山徑蜿蜒盤旋,陡而不峭,窗外春色正好,心樂之,倒也不覺路長。


  至坪上,我們首先來到當地村民林兄家里稍作歇腳,眼下正是春茶飄香的時節,他們一家人正為炒制春茶而忙碌著。林兄熱情好客,特意擱下手里的工作,親自開車陪伴我們到后山觀光轉悠,恪盡地主之誼。我總覺得,我們的到來,是一種叨擾,有點不合時宜,好些過意不去。


  九重坑水庫,碧波浩渺,水質明凈,宛若一塊安放在群山萬壑之間的巨大翡翠,晶瑩剔透,不染纖塵。九重者,是否因為水庫地處深山,海拔較高而名,不得而知。久宅在家,面對一山青,竟然有些心花怒放。我冒險順著水泥筑就的堤壩埕面,趨近前去,本想掬起一捧清水,轉念之間,竟不忍心伸出手去觸碰那靜謐的滿眼的綠,或許是害怕我的莽撞,打碎了眼前那份空靈澄澈吧!


  再往里走,聽說有一處白水磜瀑布。車行不久,便聽聞水流沖蕩之聲,隱隱如雷,不絕于耳。山回路轉,驀地望見,在高高的山體之上,有一川清水,仿若白練懸空,從天而降,撼人心魄!那源源不斷的水,互相擠壓著、沖撞著,前呼后擁、義無反顧似的,傾瀉而下,剎那間跌得粉碎,碎成了珠,碎成了雪,碎成了沫,碎成了霧……近前,轟鳴澎湃之聲愈盛,人言之語,悉數被淹。其下有碧潭畝許,水色深沉,淑淑然不知其底。


  佇立良久,我突然陷入沉思,眼前的瀑布,怎么一下子匯集了水如此之多的形態,或剛或柔,或粗或細,或輕或重,或緩或急,似乎兼容了喜、怒、哀、樂等各種各樣的感情,造物主難道是要在這瀑布身上折射出一個微觀的世界么?


  到了坪上,特別是季春三月,怎么能不到茶園去看看呢?閉上眼,想想,山色空蒙,云霧繚繞,小心翼翼地穿梭于綠色的茶叢之中,納天地之正氣,仰山川之俊美,該是何等的享受與愜意?


  坪上的綠茶是出了名的。站在高處,四下眺望,你會發現,無論遠近高低,山前嶺后,觸目所及,除了茶樹,還是茶樹。那漫山遍野的茶樹,被勤勞的坪上人修剪得整整齊齊,有條不紊,一株株,一排排,一層層,逐漸蔓延開去,就像一件精致的外衣,恰到好處地裝扮著大山的機體!我知道,那是坪上人的寶,坪上人的希望,也是坪上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賴以安身立命的根本!


  下山之際,已是6點時分。


  經過山腰石澗的時候,林兄有心,專門停下車來,逗留了一段時間,讓我們得以近距離地與那些千姿百態的石臼群親密接觸。


  不知道為什么,我總覺得眼前的這些巖石,像極了坪上大山裸露出來的骨骼,在自然力的作用下,變成了今天我們所看到的這般模樣——強健、結實、充滿力量感。其中突兀嶙峋高出水面者,或跌宕起伏,為坻為嶼為堪;或徐徐舒展,若床若椅若榻,潔凈如拭,且多有流紋布于其上,成網格之狀,如綢如紗,精美絕倫。


  我不止一次地想,這條石澗,究竟是在一場多么久遠的地質運動中造就形成的?從那時起,就這樣靜靜地躺在這里,亙古未變,見證著日月流轉,見證著斗轉星移!噫,與眼前的石澗、與世間萬物的滄海桑田相比,人的生命竟然顯得如此的短暫、渺小和微不足道,不勝唏噓!


  嗯,余生很貴,如果可以,我真想隨心所欲,簡單純粹,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ū嗉撼略蒙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