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討論“煙酒、女性、性侵”,怎能模糊事實與價值?
發布時間: 2019-06-05 來源: 紅網 作者: 洪珊珊

  安徽某中學一份防性侵教育材料中將女性的抽煙喝酒行為以及被害人“膽大”“輕信”等特征列為易遭性侵的原因,事件經由媒體報道引發廣泛爭議。近日,有媒體為此事發聲,認為抽煙喝酒與性別無關,教育材料將性侵發生的原因歸咎于女性被害人自身行為,這是對女性的審查,用刻板標準去衡量女性是否自重。評論區、社交圈關于此事的討論愈演愈烈。


  這場公共討論中,不少人認為,若將女性自身生活行為列為性侵的原因之一,無異于指責女性被害人自作自受,這種女性原罪論是荒謬的。毫無疑問,被害人遭受性侵后不該被社會苛責,這是社會常識。但是,公共大討論需要警惕的是,如何避免陷入混淆客觀事實與價值評價的陷阱中。在討論中,一些“穿著不暴露并不會降低被侵害的概率”等言論便屬“墮入陷阱而不自知”的情形。


  確實,就社會價值而言,不應苛責或詰難被害人。但是,從事實論出發,難道被害人的行為和特征不能或不該被納入觀察和討論之中嗎?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有被害人的犯罪或社會越軌行為中,受害人和施害人雙方都在進行著一種社會互動。事實論,討論受害人或施害人的行為是為了系統性地解釋犯罪或越軌行為,探究哪些因素引起、促進、誘發了犯罪,而這也恰恰是犯罪學研究的重要內容。在犯罪學研究中,堅持“價值不干涉”原則,事實的歸于事實,價值的歸于價值。也正因此,基于對被害人的考察,犯罪學界才有可能提出“情景理論”“日?;疃礪邸鋇紉淮笈礪酆脫芯?,為犯罪預防做出巨大的貢獻。


  假如公眾討論始終模糊或忽視事實描述與價值評價的邊界,那么犯罪學所提出的這些理論只會被認為是在替施害人辯解,由此,犯罪學的基礎也就蕩然無存。在社會公共大討論中,當我們每每模糊兩者的邊界,無形之中便是人為地給公共討論設置邊界,正如“抽煙喝酒的女性更易被強奸”在事實上存在討論的合理空間,而在價值層面或許天然就存在否定評價。如此說來,難道公眾只能囿于價值,而不能對事實描述進行討論了嗎?


  當公眾討論劃清事實描述與價值評價的邊界時,討論才有意義,真理才會越辯越明。只有清楚地認識“抽煙喝酒的女性更易被強奸”屬于事實論問題,大眾才會更理性認識被侵害這一事實。犯罪是如何產生?越軌行為又是如何被推動的?在犯罪或越軌行為機制被明晰時,才能提出有針對性的預防建議。討論這些預防對策時,公眾再引入價值判斷。評價哪些預防對策或許與公民個人自由和權利相沖突,將其劃入“軟性”對策的一類,交由社會個人、每個公眾自我權衡;判斷哪些預防對策與人權無關、于價值無礙,便形成“硬性”對策,可推而普之。


  不論是公眾也好還是媒體也罷,在理解犯罪和其預防對策時,勿混淆事實描述與價值評價的邊界。事實的歸事實,價值的講價值,才是公眾討論的正常打開方式,才能營造公共討論的良好氛圍。


 ?。ū嗉亨?/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