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愛國聲望重 浩氣凝詩篇
——許元雄先生其人其詩
發布時間: 2019-10-09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蔡幼芳 孫淑彥

    


  許元雄一生愛國愛民,熱心公益事業。    資料圖片


  玉湖浮山村的“許元雄先生紀念亭”。林潔松 攝


  許元雄故居。林潔松 攝


  他,矮小敦實,貌不驚人,洵洵儒者也。從任教職,到投筆從戎,奔走海內外,宣傳抗日救國;從投身反獨裁、反內戰,爭取祖國人民的獨立自由民主解放運動,到為新中國的現代化建設忘我工作。許元雄的一生,正是我國富有愛國愛民、熱心社會公益事業的傳統知識分子的一生。


  蕭然萬里動悲風  獨上江樓望遠空


  1901年9月16日,許元雄出生于揭陽縣藍田都浮山埔(今揭東區玉湖鎮浮山村)一戶小農家庭。他自幼性格內向,不善辭令,有時頗顯落落寡合。10歲時,父親去世,他和祖母、母親和一姐一弟,靠著祖傳幾分薄田及祖母、母親的辛勤耕織,勉強度日。


  15歲那年,也是潮汕風俗“出花園”的時候了,許元雄才有機會進藍田小學讀書。大概深知讀書來之不易,又是班里年齡最長的緣故,許元雄加倍努力,終以名列前茅的成績畢業于藍田小學。爾后,他又到鄰村錫場攻讀經史文學。


  1923年,許元雄22歲,家中忍痛典賣了僅有的幾分薄田,供他到廣州讀書。4年后,他畢業于廣州法政專科。彼時,許元雄目睹國難日深,世道黑暗,倘要主持公道,仗義執言,談何容易!若要袒護歪理,指鹿為馬,則良心不允。于是,他不愿在廣州當律師,轉道來汕頭,執起教鞭,以培養莘莘學子為己任。


  許元雄曾說,他“初時想成家立業,后來接觸面較廣,知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不是獨立一環所能解決,仍須帶動社會一同前進,也就參加了政治斗爭隊伍?!痹諫峭分唇唐詡?,他還積極參加社會活動,與友人籌辦過《汕頭日報》,并不時在報刊上發表詩文,抒發對時局的嘆憤!


  1927年中秋佳節,許元雄在報端發表《國內軍閥內訌正劇》一詩,抒寫了內心的悲憤與對時局的感嘆,其詩云:“蕭然萬里動悲風 ,獨上江樓望遠空。對月懷人憐此夕,問秋無語咽寒蛩。云里兵革家何在?鐵塹江流夢不通。強作開顏歌短詞,銀光隱照淚痕濃?!?/p>


  天涯孤劍在  歲月兩丸馳


  1930年,許元雄的祖母去世,他趕回家料理喪事。翌年初,他只身來到香港。


  “九一八事變”后,蔣介石的不抵抗路線激起國民憤慨。愛國人士大聲疾呼:抗日救國,團結一致;槍口對外,反對內戰。正在香港的許元雄,決心投筆從戎。他來到南京,參與李濟深等愛國人士發動的抗日反蔣民主運動。此后,他奉命到廣州,創辦報紙,宣傳抗日救亡工作,號召國民團結起來,共御外侮。


  1932年1月28日,日本侵略軍進攻上海,十九路軍奮勇殺敵,軍威大振,被譽為“正義之師”。但蔣介石卻將這支部隊調往福建,著令槍口對內,準備反共內戰。在中國共產黨抗日反蔣統一路線的影響和廣大官兵愛國熱情的推動下,十九路軍將領蔣光鼎、蔡廷鍇、徐名鴻等聯合國民黨“左派”李濟深等,在福建揭起反蔣大旗,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革命政府”,公開反蔣并與紅軍簽訂抗日協定。在這著名的“閩變”中,許元雄隨李濟深入閩,擔任僑務委員會秘書長。翌年1月,“閩變”失敗,許元雄又隨李濟深等人流亡香港。


  戴得南冠歸去休  馱兒挈婦發蒼頭


  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后,國共兩黨第二次合作,全國抗日統一戰線形成。1938年春,潮汕成立抗日自衛總隊,擔任過十九路軍旅長的翁照垣和曾任揭陽縣長的民主人士陳卓凡任正副主任。這時的許元雄又回到汕頭,參加抗日總隊工作。不久,他赴暹羅(今稱泰國)募捐,組織成立“暹羅華僑救護總隊”,又率領宣慰團到星洲、馬來亞等地募款抗日救國,同時帶領一批星洲華僑學生、青年、技工回國效勞。


  這一時期,潮汕的民主抗日團體青抗會、南僑中學、華僑救護隊、抗日義勇軍等,如雨后春筍般蓬勃發展。這如火如荼的抗日高潮,震驚了國民黨頑固派。潮汕九縣國民黨書記長竟聯名上書蔣介石,稱潮汕快“赤化”了。蔣介石遂下令解散抗日自衛總隊及其他愛國團體。潮汕的抗戰熱潮遭受破壞。許元雄也被迫返回家鄉。


  1939年6月,潮汕淪陷于日軍鐵蹄下。許元雄毅然離家,參加抗日民主救亡運動。


  1940年,李任潮出任軍事委員會西南行營主任,邀請許元雄到桂林任行營辦公廳秘書。1941年之后,戰局形勢急轉,桂嶺戰亂,許元雄遂向大后方撤退,在重慶、昆明等地過著半流亡的艱苦生活。


  1944年,同盟國反法西斯戰爭節節勝利,中國與盟軍在印度、緬甸等地區聯合組成遠征軍,中國方面由羅卓英擔任遠征軍司令。許元雄經朋友介紹,出任遠征軍司令部軍法處上校軍法官,隨軍征戰,輾轉于昆明、印度、川、桂之間。


  抗戰勝利后,許元雄回到廣東,以省參議員身份,受命到泰國推動救荒工作。在泰期間,他先后擔任中華總商會秘書、暹羅華僑教育協會主席、中暹文化協會委員等職,并與黃聲一起創辦暹羅《曼谷商報》,還任南洋中學建校委員會主席,不遺余力推動該校的創建。故此,深得泰國僑胞敬重。


  我們也許可以從許元雄的這首《感懷》,體會到他這幾年的心緒:“戴得南冠歸去休,馱兒挈婦發蒼頭。愧無面目見宗祖,痛切親朋若馬牛。仰屋堪嗟梁燕杳,攤書聊把心猿收。茫茫世事知多少,那計殘生沉與浮?!?/p>


  歌聲兒女舒騰  歸來處俊彩霓旌


  1948年元月,何香凝、李濟深、柳亞子等國民黨“左派”人士在香港組織成立“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簡稱“民革”),許元雄接通知前往參會。


  在香港參加“民革”會議期間,許元雄見到了慕名已久的何香凝、柳亞子等人。何香凝贈他自畫佳作《花卉圖》,許元雄欣喜賦詩抒發思情:“一花一葉繞清絕,浩蕩春心教化工。風雨未闌人欲老,年年南國托枝紅?!?/p>


  彼時,柳亞子正籌組“扶余詩社”,他讀過許元雄的詩,贊其“凌健有幽韻”。此次見面,柳亞子即盛邀他入詩社。許元雄欣然應諾。此后,他與柳亞子常以詩作相寄,交情日篤。


  1950年5月,許元雄來到北京加入新中國建設行列,實現他為之奮斗半生的夙愿,并被選為“民革”中央候補委員,安排到華僑事務委員會工作。


  在北京工作期間,他心情舒暢,抒寫了許多謳歌新中國建設的詩篇。1953年元旦,他和好友邱及等暢游北京北海公園,寫下了《柳梢青·游園》詞:“月影微凌,園林瀟灑,一片脂凝。仙子踏波,灘頭玉立,催領紅冰。歌聲兒女舒騰 ,歸來處俊彩霓旌。臘盡天旋,人間雛燕,商略懷新?!?/p>


  1958年4月,許元雄因病獲準離休,回到闊別多年的故鄉揭陽,安度晚年。何香凝、彭澤民、邱及等好友,或賦詩餞別,或贈畫送行,款款情深,依依惜別。


  揭東區玉湖鎮浮山村,山清水秀,景色宜人,這里就是許元雄的故鄉,他在這里度過了安適的晚年時光。他與鄉人相處甚好,左鄰右舍每有急難之事,他總竭力相助,特別是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末“三年困難”時期,他更是濟人以急,深為鄉里人敬重。這在他的詩作《壽雄茂宗兄》《贈啟生堂主二首》等均可見述。


  代耕不盡由書畫  書畫如君盡值錢


  1971年,許元雄在家鄉病逝,享壽71歲。其時,正值十年浩劫期間,但是父老鄉親為了悼念這位愛國民主老人,隆重舉行全村追悼大會,寄托哀思,鄉親們自愿扶柩送葬。這在那個非常年代,是特別少見的。后來,海內外鄉親特于1986年建“許元雄先生紀念亭”紀念他。


  “氣節”是許元雄一生所重視和堅守的。縱觀他的一生,不管輾轉流落哪方,碰到何種困難,他始終堅守愛國情操,為民族解放事業竭盡全力。新中國成立,他沒有向國家提出什么要求,更沒有為子女謀求私利。正如他詩中所言“到死猶能留氣骨,有情何忍笑寒酸,梅花清韻就是了?!?/p>


  談到人生,許元雄卻說:“我生平最為突出的,就算詩這一門,寢饋于茲,歷廿余年如一日,每覺詩人的風格,自賞孤芳?!彼聰虜簧偈?,大致分為兩類:新中國成立前的多慨嘆世道日非,此種寫來蒼涼悲惻;新中國成立后多對景抒情,寄人酬唱和,這類寫來激情洋溢,明快動人。但無論哪個時期的作品,字里行間均流露出一種強烈的家國情懷,滲透出“梅花清韻”的高貴品格。


  曾有一位詩人以“錄清李笠翁贈友”詩轉贈許元雄,我們想,以李漁的這首詩來概括他的為人,也許是確切的。李漁《贈友》詩云:“高踞黃山第一巔,幾多朝服羨高昵。百錢每掛杖藜上,五岳曾游婚嫁先。家少田疇真富貴,詩無煙火會神仙。代耕不盡由書畫,書畫如君盡值錢?!?/p>


  這里,我們借用已故全國僑聯副主席蟻美厚先生題《許元雄吟箋》的詩句,來作為本文的題目和結語:愛國聲望重,浩氣凝詩篇。


 ?。ū嗉撼略蒙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