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在古城的時光
發布時間: 2019-10-17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林曉蘭

  “知道你會來,所以我等……”


  我們來了,終于來到這個多年前就已心心念念的美麗古城——鳳凰古城,位于湖南土家族苗族自治區的西南部,已有四百多年的歷史,城內具有明清時代特色的民居120多棟,各種廟祠館閣30多座,曾被新西蘭作家路易·艾黎稱贊為“中國最美麗的小城”,享有“北平遙,南鳳凰”之名,是著名作家沈從文、畫家黃永玉、歌唱家宋祖英、民國時期總理熊希齡的故鄉,人杰地靈,是我國的歷史文化名城。而沈從文先生的一部《邊城》更是為厚重的湖湘文化增光添彩。不可否認,很多人都是因為《邊城》一書而勾起了對鳳凰這座古城的山水與人文風情的美麗向往……


  沱江是古城鳳凰的母親河,兩岸已有百年歷史的土家吊樓,順水而下,穿過虹橋便是萬壽宮、萬名樓、奪翠樓,沱江的南岸是古城墻,用紫紅沙石砌成,城墻有東北兩座城樓,沱江河水清澈,城墻邊的河道很淺,水流悠游緩和,可以看到柔波里萋萋的水草,正隨著水流輕輕搖曳……依沱江邊而建的吊腳樓群在東門虹橋和北門跳巖附近,細腳伶仃地立在沱江里,一切的一切,在輕暖的初陽里,恍若一幅韻味頗濃的山水畫。


  據說,乾隆五十年(1876),古城擴建于筆架城以后,形似筆架,故稱為“筆架城”,有了筆架山峰,為培植風水,便在沙灣黃土坑江邊修筑了字紙爐寶塔一座,一支筆與筆架城相對應,意欲使鳳凰人文蔚起。


  緩緩前行,讓多少人心生向往的跳巖也終于出現于我們的眼前時,它的獨特造型一時間把我們迷住了:這是一座古老的橋梁,但它又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橋。它是古人用石頭在溪流中筑起的一個個石蹬,遠遠望去,就像一只只露出水面的龜背,所以也稱其為“黿”,跳巖是沱江上人們來往的要道,所以,隨著導游的介紹,我的眼前也恍若看到了每天挑著山貨的行人,穿著鮮艷苗服的苗家姑娘,絡繹不絕地從這里走過的畫面,形成了沱江上一幅動人的風景。


  遐想間,發現在跳巖不遠處,有幾位漁民蕩著小舟正用漁網在江面上慢悠悠地撒網打魚,隨口哼出的山歌小調,淳樸地回蕩在薄薄的晨曦中,讓人自然而然地想起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美好。


  而江邊那些吊腳樓上,一個個鮮花簇擁的小陽臺上,早起的異鄉旅人有的倚在欄桿上手托下巴、有的坐在搖椅上,都懶洋洋地望著江面上的美妙景象而發呆……古城的慢時光在這一刻曼妙得如此純粹,輕暖的風中,江邊的葦草即使隨風搖曳,也有一種靜美的韻味于其中流淌……


  一時間,不禁想起沈從文先生文章中的一段描繪:一切光景韻美而略帶憂郁,隨意切割一段勾勒紙上,就可以成為一絕好宋人畫本,滿眼是詩,一種純粹的詩……


  沉浸于美得如此如詩如畫中的古城,怎么不叫人難以忘懷呢?


  當風雨橋無比清晰地出現我們的眼前時,我好像看到了沈從文先生和他的三三正攜手于橋上款款走過,據說,沈從文先生就是為此而寫下這么一段動人的情話:“在青山綠水之間,我想牽著你的手,走過這座橋,橋上有綠葉紅花,橋下有流水人家,橋那頭是青絲,橋的這頭是白發?!?/p>


  這情話美得讓人流連忘返,美得讓人物我皆忘。只是,在導游介紹了沈從文先生如何走出湘西成為北漂、又如何用他的情書使“固執地不愛他”的張兆和最后成為了他的妻,還以其為原型創作下驚艷了多少人歲月的《邊城》一書時,想起了沈張后來磕磕碰碰甚至有些苦澀的婚姻生活,莫名感慨中:或許,紙上的愛情終是抵不過現實的人間煙火吧,才使他們的愛在生活的煙熏火燎中,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而變得脆薄易碎?


  或許,也正是這樣,眼前的這青山綠水間的古老橋梁才在人們的心目中彌足珍貴,畢竟,它也曾經見證了世間那么美的愛。


  是夜,沱江兩岸燈火璀璨,各色燈影幽幽地落在沱江上,水映燈影,如七色彩虹,夢幻迷離,歷經滄桑的古城,矗立著,兩邊的店鋪接連不斷,各種商品和食品琳瑯滿目。鱗次櫛比的音樂清吧在美麗的夜色里,動人地訴說著每個異鄉人的類似鄉愁的嘆息。


  在熱鬧的繁華里,我想,或許只有沱江,他們的母親河,才永遠銘記這座古城最初的模樣,而對于匆匆路過的旅人來說,或許,更多的是緣于對她的膜拜,依然與她隔著一段慢時光的距離,或許,這距離,便足以讓人在往后的似水流年中對她一次次地想象萬千了……


 ?。ū嗉撼略蒙輳?/p>